對談 翁嘉薇


1.身為一位演員,你覺得環境對自己的影響在影像上的表現有沒有幫助,輔助詮釋的角色,還有無特殊之處?

我覺得環境對於一個演員或者表演工作者,甚至影像,文字藝術方面的創作者來說都有著感情非常濃厚的連結,所以在每一次的生活經驗累積下,對於想要呈現的情感或表情來說的都有很大的幫助。特殊的地方又在於,不同的人所有抓住或留在自己身上的東西在範圍來說非常廣闊的差異,所以才能讓我們聽見看這些無限多的作品。

2.在進行拍攝的時候,大多會思考哪些事情,或以這次在美術館拍攝時為參考範例

拍攝前會先思考這次工作內容的主題或是身上穿的衣服風格,或在拍攝地點即興的尋找所能表現的情緒或是動作。例如美術館那時當下是比較即興的,在沒有事先考慮的情況下,因為看到展覽場地的裝置藝術和作品在心裡產生一些情緒和新鮮感,也可以說讓自己在那個環境下找到一個和自己的共鳴融入在裡面。

3.關於自己如何被大眾觀看,會希望自己在影像裡存在某一種特別的樣子嗎或是如何看待這件事情?

以前會希望可以呈現屬於自己的個性或是特色留在別人心中一些深刻的印象,但隨著時間和喜愛的事物的轉變,現階段來說不會有特別想要存在某個樣子,這件事的變化應該是從我真的認知到自己在生活上的需要和必要存在的人事物這方面來說不再是廣闊的追求,而是回到自己內心之後自處所得到的結果所有,現在和未來我都會比較希望可以貼近看著我的人的心裡感受或是一種自己的層面,找一個舒適的平衡點就可以了。

4.你覺得攝影師和模特兒之間創作的關係,應該會是什麼模樣


這個關係相當的微妙也必須賦予它有一定的信任的程度,用比較情緒的字眼來形容的話,我覺得要互相擁有對方給予自己的關愛和期待,或者說不能缺乏玩性。開心,有沒有更多的構想在每一次的拍攝工作裡,要求自己,給予自己,那種熱情是一起工作的人都會感受到,相對也會讓整體的創作內容更帶意義,所以攝影師和模特兒間應該是一種英雄惜英雄互相珍惜的概念(笑)

5. 關於你認識的我是什麼樣子

我認識的KD,簡單來說是一個非常渴望能夠使用情感理解生活和工作,他也真的理解了,但其實本質上是一個很理性也頭腦清晰的理工科男子對於空間的運用非常的有洞盡力和敏銳力,在任何環境的眼界可以放的很寬廣,甚至可以說好像用眼睛在計算著每個空間與空間的組成和拼排,我都稱他為空間怪物,就是有動物性的本能在做一個精算師工作的人,然後可以很準確得到他想要的畫面構圖這點我深感佩服。


對我一個創作者而言,何謂當代性

作為一位作者而言,目前正在進行有創作性的活動都富有當代性,包括思考。從作品本身觀察的意義,到一件事情是如何被認識,或者是在進行創作活動時思考影像該如何被實踐出來。然而現代攝影的領域不斷的在擴張,變得任何日常物件都可以成為拍攝的主題,讓邊界產生消失。因此身為創作者,我認為當代性的特質應該是在於它本身思考的路徑,而且科技的進步也開始導致我們與真實關係的改變,主客體之間的轉換頻繁,變得我們與真實之間越來越模糊,也讓作品產生的意義開始產生搖擺。所以我覺得在面對創作或是觀看時理解作品的那個“選擇”相對變得很重要,而作者自己在呈現作品的“選擇”條件以及方式,都有可能重新再被思考,然後才被認認,或是說被感知。而在這一連串的決策裡,用富有著當代性的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