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觀看攝影師-Lee Chapman

技術進步的現代生活,幾乎人手都是一台iphone到現在都出到i8了,拿相機的門檻變低,畫質越好解析度越高的時代,我們就真的了解攝影嗎,或許不過只是驚鴻一瞥恰巧按下了快門,再附上一大堆的井字號,免得在訊息的洪流裡消失.

一個攝影師的價值不在於用了什麼媒材(器材),重點應該在於他(她)透過什麼樣的方式來觀看這個環境,與他周遭的關係,試圖要去釐清什麼或者是描述什麼現象.之前我就有看過The Distinctive這個系列的裝扮文化,從日本興起的cosplay裝扮,儼然直接在街頭上上演著,就是一個確切正在發生的事情.The Drunk 系列拍攝許多晚上應酬的上班族,直接醉倒在路邊,隔天早上仍然睡在路邊的奇觀,顯然也成為另外一種風景,應酬文化人們的休閒,還可以看見吃到一半的便當放在腳邊,格外顯得有趣,站務員也會過去拍拍這些醉倒在車站的人起床,其餘上下通勤的人感覺都非常習以為常.The Poor系列也是,拍攝了很多邊緣流浪漢的街頭生活,和精品專櫃在一起時顯得特別諷刺,Lee Chapman 也不是從一個我是比其他人高階的姿態去拍攝這些,而是就在路上觀察看見這些現在並選擇記錄下來.我一直覺得時尚產業一直是一個很階級化的東西,看見很多人拼了命想要游上去,若哪天這些流浪漢底層的人物,也可以成為拍攝的主角,也能很美很帥氣,翻轉這些既存印象提供給他們需要的幫助不是很好.

Lee Chapman 是個樂愛探討日本文化的攝影家,整個網站全都從不同的面貌去看見日本,有趣的是他是位英國人,為此感到敬佩,這是件不容易的事.從內容去思考拍攝,而不是讓好看的畫面去決定拍攝.




about - David Gaberle

近期看到的一位攝影師,這個系列描寫科技進步之後隨之所帶來的人際關係的疏離,特別喜歡第一張,很有烏托邦的感覺,非常像在夢裡會出現的未來都市,你坐在人工製造的公園板凳上看著外圍那些閃閃發亮的鋼筋混泥土. David Gaberle 在畫面安排的秩序感很強烈,像是一種社會規則綁架你,即便身處在什麼都要講求效率和即時的社會環境底下,都被科技制約著.而不斷的新媒體產生,的確造福人類在生活上的便利或是革命,但同時也很有可能重傷許多本來應該體現在生命中裡該有的價值




talk recording

談記錄

這是一個存在手機裡的照片有意無意地把它變成一個系列,記錄我朋友每次休息片刻的時候,每次碰面的時候幾乎都是工作的拍攝,通常拍攝時間都蠻長的,而且時間上有時候也需要配合,在一些奇怪的時間點拍攝也不意外.所以常會看到大家休息的時候,手機頓時成為比相機更方便的工具,把這些日常留下來.

剛開始只是單純的拍拍,後來累積越來越多有一種在世界各地睡覺的感覺,其實還挺有趣的.有點像是做夢會夢到世界各地出遊的感覺.對我來說是一個啟蒙,有意識在做一個系列,而且主題又是以人為主的照片.形式上的美感很少,但是內容整齊俐落還蠻喜歡的.跟一般工作上在畫面形式的美感要求完全不同,有一種真正實踐創作在日常生活裡的感覺.

接下來這位朋友也要前往法國了,未來的日子應該也會很少見到了,慶幸我在這些時刻留下了這些工作的片段,影像最美的地方就是留住了隨時可能會消逝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