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lk gaze power

談凝視的力量

最近因為拍攝工作接觸到一個挺有趣的男模康祥,不過說實在我個人其實對他不熟,只是知道是蠻資深模特兒,果然的確工作起來很順利,基本上一些指令很快可以拍到想要的東西.然後因為第一次碰面想要把握可以把黑白肖像的東西拍到,就問了一下康祥說工作完我想拍一點肖像的東西,看了我一下就點頭很率真的說好沒問題.雖然感覺超少話,但感覺是個好相處的人.收工之後大家去吃個飯,人很安靜根本就是我和客戶在互聊,突然談到了說康祥可以試著直播看看現在這麼流行,然後我想說這麼安靜的人怎麼會想直播哈哈.

結果今天直播我一個錯愕,也太有趣了.然後重頭到尾就盯著鏡頭看著大家也不講話,左右動動頭就這樣持續了好像一個小時結束.很值得寫一下文章紀念一下,飯局隨口說的想法還真的實現了.

差不多看到兩分鐘都不講話的時候,其實很快就突然想到了 4:33 秒這部作品先鋒派作曲家John Milton Cage Jr 挑戰音樂的定義,全曲沒有任何一個音符,以兩個短音作為開始和結尾,全然的安靜直到你可以聽到周遭所有那些細微的聲音,一般你平常不會注意到的聲音,就在因為一切安靜下來之後,音樂就出現了.

接著我就想到另位一位行為藝術之母,Marina Abramovic 坐在椅子上看著觀眾,然後什麼都不做.(The hardest thing is to do Something which is close to do Nothing.)在痛苦之中,人們似乎在尋求一種心靈潔淨的高度,難以解釋這樣的意圖,然而在殘酷的體驗之中,肉體和精神被逼迫至邊緣,卻產生他人難以剝奪的自由意志,也許正是存在的證明。

直播這件事情,也是一場眾人的觀看,透過這樣的觀看反過來看自己,也是凝視中最重要的一件事,被觀看的同時也理解別人用如何的方式來看待自己的存在.




Audrey Tautou, Superfacial



兩三天前看到這篇文章,覺得很有意思原本要早一點寫,不過因為工作耽擱.Audrey Tautou 提起相機的理由其他人有點不同,而是因為成名帶來許多公眾觀看的壓力,選擇的路.通常一般都很少質疑相機本身的擬態功能,照片照出來是什麼就是真實,時常也附加真相的價值,在追求畫素畫質越高的時代,所見是否真的即所得.這也反映了媒體一般如何代表公眾去觀看Audrey Tautou,而Audrey Tautou自己又如何看待她自己,這之間巨大的鴻溝讓她周遭的生活起了巨大變化.剛開始學攝影的時候,都會思考如何把畫面拍美,比較傾向形式上的東西,而Audrey Tautou從一開始就走對了,而且累積了很久才發表,關心自己和別人是“如何”觀看彼此,把重心放在兩者之間的關係身上

這個攝影展提到了一個很特別的機制來拍照,剛好跟我自己求學經驗有關係,本身剛好唸的是生物相關剛好有一堂專題要做報告,我硬是要跟攝影有關係,所以我選擇了跟Audrey Tautou一樣做了紅外線攝影紀錄,那時做的是野生動物在區塊統計的分佈情形,當紅外線(不可見光)一有動物經過時就會啟動閃光燈拍攝,通常照片都不是重點就只是記錄有什麼生物出現,不過有趣的是常常捕捉到各種逃竄或是備受閃光燈驚嚇直挺挺面對鏡頭的動物們,倒是挺有趣的,某些時刻你會覺得這件事離真實又靠近了一點,越是隨機越是沒有透過自己的意識去拍攝下的東西,比自己拿相機拍攝的主觀性下降許多.


而 Audrey Tautou 正是利用了這個機制,去拍攝自己.讓自己在自然的狀態裡,被“正常”的記錄下來,而這些照片“也許”就可以靠近自己一點.而他和記者之間互拍的方式,正也是別人如何觀察他,而他又如何去觀察拍攝自己的人,完全就是一場關於觀看的角力關係.記者問他拍下來的照片要做什麼,我覺得Audrey Tautou回答的這句話太帥了,就什麼也不做就只是拍而已.完全打臉記者,而且也著實的反映出,我們再透過相機拍攝時,拍攝什麼的目的重要嗎,還是其實自己只是在享受這個過程而已




Daryl Qilin Yam《After Risaku》

從 Daryl Qilin Yam《After Risaku》談到 Steve Reich 
窺看日常的縫隙
__

Daryl Qilin Yam 是位作家,從文學上的方式談到舞蹈再來講影像挺特別的,其實在創作上我覺得兩著也是有著類似的觀察,只是最後的呈現只是透過了照片或是身體的方式,攝影只不過是傳達的一種媒材而已.Daryl Qilin Yam 在日本旅遊時拍攝的照片,大量拍攝了許多陌生人的背影,把焦段調到無限遠,只看得清楚遠方的風景,前方的背影模糊.Daryl Qilin Yam說人的正面臉對他來說太直接,所以才選擇背面,但他選擇的不是背影而是記憶中的風景,展現我們平常在走路時經常跟著路人的後腦勺走的回憶片段.



那種其實你不太記得,但是又有一點印象的日常生活,就如同散文一般,當你大量閱讀一整篇文章回過頭來回想才瞭解整段故事.每個不斷重複的背影就像及平淡的日子,重複性的圖案但過著不同的日子,歲月就在極細的狹縫裡溜走.可以看見Daryl Qilin Yam 除了放背影之外,也穿插一些像是櫻花,佛像等其他照片.如同閱讀每篇段落的逗號,如同工作都需要休息,停下來看一看再前進.



而 Steve Reich 的舞蹈正式完美的流露出,這之間最微妙的變化, Steve Reich 的舞蹈簡約有邏輯性,一直重複同樣的動作,再從中稍稍地改變一點點姿勢,每次都改變一點,就可以發現兩者時間關係的不同,這些細膩藏在日常繁複的動作之間,就如Daryl Qilin Yam 在不同的背影裡找到風景,攝影也是.